第092章 春药玩弄邓丽君(3)

棒棒毛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华阳狂吻着邓丽君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邓丽君推入**的深渊,只见邓丽君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邵华阳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邵华阳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邵华阳的**,一双修长结实的**紧紧夹在邵华阳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

    他们的嘴唇象一对情侣般互相拼命地吸吮,仿佛要将对方吸进体内,邵华阳滑溜溜的舌尖伸出来,舐舔着邓丽君温润的樱唇,邓丽君也熟练地张开嘴巴,伸出舌尖,引导他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内。

    邵华阳的舌尖舐舔着邓丽君的樱唇、贝齿、口腔,更与她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邓丽君尽量张开嘴巴,让他的舌头尽量深入她的口腔内,尽情地舐舔撩弄,邓丽君感到邵华阳的口涎唾液,正一点一滴地流进她的口腔内。

    邵华阳的手掌不断地爱抚邓丽君的背脊,间歇地紧紧拥抱,雪峰随即给挤压,使异样的快慰感觉不断地提升,邵华阳的手掌抚上邓丽君的圣女峰,好软啊!邓丽君羞涩的扭避。

    邓丽君的身子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邵华阳的身体,随着邵华阳的**,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邵华阳兴奋得口水直流。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邵华阳抱住邓丽君翻过身来,让邓丽君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口对邓丽君说:“宝贝,爽不爽啊,我累了,要的话你自己来!”

    听到这么粗鄙淫邪的话语,邓丽君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深入,邓丽君只觉一根**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邓丽君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邵华阳见性感美女开始只会磨转粉臀,虽说**被秘洞嫩肉磨擦得非常舒适,可是仍未感到满足,於是开口对着邓丽君道:“宝贝,连这种事都不会,算了,还是让我来教教你吧!看好了,要像这样。”

    说着,双手扶着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顶,邓丽君不由得“呃──!”

    的一声,又听邵华阳说:“要这样子上下套弄,你才会爽,知不知道!”

    看样子邓丽君打算彻底的摧毁邓丽君的自尊心,好让她彻彻底底的臣服。

    听到邵华阳那些粗鄙万分的羞辱言词,邓丽君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身体却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听从邵华阳的指示,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虽然心里不停的说着:“不行……啊……我不能这样……”

    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渐渐的加快了动作,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好棒……好舒服……啊……”

    更令她感到羞愧,眼中泪水如泉涌出。

    由於这种姿势不但能使**更加的深入,而且由於是性感美女主动,更加容易达到快感,渐渐的,邓丽君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口中的叫声浪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的追求外,哪里还想到其他,只见她双手按在邵华阳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看得邵华阳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邓丽君如痴如醉,口中不停的**:“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

    看到邓丽君这样投入样子,邵华阳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双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右手中指慢慢的插入邓丽君的菊花蕾内。

    邓丽君的后庭还是本能的抵抗着异物的侵入,但是邵华阳的手指还是一下子就给插了进去,邵华阳只觉一层层的嫩肉紧紧夹住他入侵的手指头,那种温暖紧实的程度比起在邓丽君秘洞内还要更胜几分,更叫邵华阳兴奋莫名,不由得开始轻轻的一阵**抠挖,左手也在邓丽君粉臀及大小腿上不停的抚摸,一会儿邵华阳眼见邓丽君的后庭已经习惯了手指的动作,邵华阳也克制不了内心的冲动,一把将邓丽君菊洞内的手指给抽了出来,还变态的将手指插到邓丽君微张的樱唇内,就是一阵挖抠。

    邓丽君只能含住邵华阳的手指不停的吸吮舔舐,邵华阳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顶,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只见邓丽君终於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泄了……我完了……”

    邓丽君两手死命的抓着邵华阳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邵华阳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邵华阳的**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邵华阳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

    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浇得邵华阳胯下**不停抖动,只听邵华阳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深处,双手捧住性感美女粉臀一阵磨转,双眼看着就要泄身的邓丽君姿态……

    忽然肩上传来一阵剧痛,原来邓丽君受不了泄身的极度快感,竟然一口咬住邵华阳的肩膀,差点没将整块肉给咬了下来,经此一痛,居然将邵华阳那射精的欲念给按捺住了。

    经过绝顶**后的邓丽君,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邵华阳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沈醉在泄身的**快感中。

    看着邓丽君这副妖艳的媚态,邵华阳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虽然胯下**还是硬涨涨的叫人难受,他还是不想再启战端,邓丽君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胸膛轻轻的磨擦,更令邵华阳感到万分舒适。

    慢慢的扶起了邓丽君伏在肩上的粉脸,肩膀上被咬的地方还留着阵阵的刺痛,看着邓丽君绝美的脸庞,红艳艳的樱唇微微开启,唇角上还留有一丝丝的血迹,更添几分妩媚的气氛,只见邓丽君还处於半昏迷的状态,全身软绵绵的任由邵华阳摆布,一张嘴,再度吻上了邓丽君微张的红唇,一手在邓丽君有如丝绸般滑腻的背脊上轻轻爱抚,另一只手仍留在邓丽君菊花洞内缓缓的活动着,胯下**更在邓丽君花瓣内不住的跳动,只见**后的邓丽君仍沈醉在飘渺的**馀韵中,口中香舌本能的和邵华阳入侵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对邵华阳的轻薄丝毫不觉。

    约略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邵华阳只觉邓丽君秘花房内的蜜汁再度缓缓流出,口中的娇哼也渐渐急促,小蜜壶嫩肉更不时的收缩夹紧,邵华阳慢慢的将邓丽君抱起身来走下床榻,邓丽君本能的将手脚缠住邵华阳的身体,邵华阳就这样的抱着邓丽君在屋内到处走动。

    在一阵颠簸之中,邓丽君渐渐醒了过来,一见邵华阳毫不放松的继续对自己进行肆虐,不由得一阵慌乱,极力想要挣脱邵华阳的魔掌,口中急忙叫道:“啊……不要……放开我……我不行了……”

    双手不住的推拒着邵华阳的肩膀,一颗头不停的摇摆以躲避邵华阳的不断索吻。

    谁知邵华阳一阵哈哈狂笑的说:“放了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可是我还没过瘾呢,来,我们再来!”

    话一说完,就是一阵急顶,在菊花蕾内的手指更是不停的抠挖**。

    此刻的邓丽君,全身酥软无力,再加上邵华阳的**及手指仍留在秘洞和菊花蕾内,走动颠簸之间一下下冲击着秘洞深处,才刚经历过**快感的邓丽君那堪如此刺激,难耐阵阵酥麻的磨擦冲击快感,邓丽君渐渐的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的扶在邵华阳的肩膀上,认命的接受邵华阳的狎弄奸淫,邓丽君口中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就这样抱着邓丽君在屋内四处走动奸淫,渐渐的,邓丽君发现自己的秘洞正迎合着邵华阳的**而不断的收缩夹紧,口中的声浪也随着邵华阳的动作连绵不绝的传入自己的耳中,尤其是双脚死命的夹缠着邵华阳的腰部,更令邓丽君觉得万分羞愧。

    看到邓丽君终於放弃了抵抗,开始主动的迎合自己的动作,邵华阳这时也觉得有点累了,再度张嘴吻向邓丽君的樱唇,慢慢的抱邓丽君放回床上,就是一阵狂抽猛送,双手不停的在邓丽君一对坚实的玉峰上揉捏爱抚,再度将邓丽君插得咿呀直叫,由秘洞内传来的阵阵冲击快感,一下下有如撞到心口般,将所有的理智、羞耻撞得烟消云散。

    只见邓丽君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邵华阳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地摇摆上挺,迎合着邵华阳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响,邓丽君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嗯……好舒服……快……啊……再来……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

    一张迷人的樱唇,更主动的在邵华阳的嘴唇、脸庞及胸膛上不停的狂吻着,双手邵华阳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的血痕……硕大无比的**不断揉顶着熟女那娇软稚嫩的子宫“花蕊”……而邓丽君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一丝不挂的雪白**,本能地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幽深的阴壁,火热幽深、淫濡不堪的小蜜壶肉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出、入”的粗大**,火热滚烫、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嫩肉盘绕、缠卷着“它”硕在的**。

    邓丽君娇羞火热地回应着邵华阳巨棒的**,羞赧地迎合着“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阴精玉液泉涌而出,流经她淫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随着邵华阳越来越重地在邓丽君窄小的小蜜壶内抽动、顶入,熟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小蜜壶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濡万分,嫩滑的小蜜壶肉壁在粗壮的大**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敏感万分、娇嫩无比的小蜜壶黏膜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上。

    邵华阳越来越沉重的**,也将邓丽君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性感美女不只是柔顺地任凭邵华阳的手动作,嫩穴上下套弄着邵华阳的**,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来,随着聂邓丽君忘形的动作,她那窄紧的嫩穴亲热地箍住邵华阳的**,彷彿从前后左右无休无止的冲击,不断地将快感导入邵华阳的**当中,让邵华阳的快乐也愈来愈高。

    怀中正干着的是邓丽君为**所驱策的已完全褪去了冰霜一般冷淡的外表,动作和浪言呓语都是无比的狂野放荡、扣人心弦,嫩穴里头更是机关重重,令他的**犹如陷入了**阵中般快感连连,若非邵华阳也是床笫老将,经验丰富无比,加上**也是实力过人,换了个冲动的年轻男人,怕早在聂邓丽君娇媚婉转的呻吟浪啼和狂野放浪的扭摇套弄当中弃甲曳兵、一败涂地了。

    虽是强撑着一口气,不让自己的冲动那么快就发泄出来,但怀中的性感美女委实太过诱人了,嫩穴里头的吸吮滋味更是前所未见,舒爽畅快的感觉犹如地震般直荡的邵华阳背脊发麻,重重快感直冲脑门,性感美女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邓丽君甜美的迷人娇态。

    邵华阳已是欲火狂升,不能自制,邵华阳觉得时机已成熟了,只见邵华阳一提下身,将**向性感美女那玄奥幽深、紧窄无比的火热小蜜壶深处狠狠一顶……正沉溺於欲海情焰中的熟女被邵华阳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顶,只感觉到邵华阳那巨大粗硬的**深深地冲进体内的极深处。

    邵华阳硕大无朋、火热滚烫的**迅速地在她那早已敏感万分、紧张至极的娇羞期待着的“花芯”上一触即退。 “唔……”

    只见邓丽君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紧张的律动、轻颤。

    她只感觉到,邵华阳巨大的**在自己小蜜壶深处的“花芯”上一触,立即引发她小蜜壶最幽深处那粒敏感至极、柔嫩湿滑万分的“阴核”一阵难以抑制而又美妙难言的痉挛、抽搐,然後迅速地、不由自主地蔓延至全身冰肌玉骨。

    只见性感美女迷乱地用手猛地抓住邵华阳刚刚因将**退出她小蜜壶而提起的屁股,雪白粉嫩的可爱小手上十根纤纤玉指痉挛似地抓进邵华阳肌肉里,那十根冰雪透明般修长如笋的玉指与邵华阳那黝黑的屁股形成十分耀目的对比。

    而美貌动人的熟女那一双修长优美、珠圆玉润的娇滑秀腿更是一阵痉挛紧夹住邵华阳的双腿。 邵华阳感觉非常差异,只感觉身下这千娇百媚的熟女那洁白如雪的平滑小腹和微微凸起的柔软**一阵急促地律动、抽搐。

    而且他那插在性感美女娇小的小蜜壶中的巨棒也开始连根拨出,然後狂猛地一挺一送,全根而入……丑陋凶悍的巨大**开始向千娇百媚的熟女那天生异常娇小紧窄的小蜜壶“花径”狂抽狠插。

    “哎……唔……哎……唔……哎……嗯嗯……唔……哎……唔……哎……嗯”在邵华阳这样多处的狂攻猛袭下,而且他挑逗玩弄、撩拨刺激的全是性感美女感至极的“圣地”粗暴“侵入”的是一个女人最神圣、最敏感万分的小蜜壶“花径”邓丽君不由得哀婉娇啼、呻吟鸾鸾。

    巨棒凶猛地在邓丽君窄小的小蜜壶中进出,强烈摩擦着小蜜壶内壁的嫩肉,把熟女幽深火热的小蜜壶内壁刺激得一阵阵律动、收缩……更加夹紧顶入、抽出的巨棒……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也不堪刺激紧紧缠绕在粗壮、梆硬的巨棒棒身上。

    只见邓丽君娇靥火红阵阵,一股欲仙欲浪的迷人春情浮上她那美丽动人的口角、眉稍。 邵华阳那长着浓黑阴毛的粗壮的大腿根,将邓丽君洁白柔软的小腹撞得“啪!啪!”

    这时的邓丽君秀靥晕红,芳心娇羞怯怯,樱唇微张微合,娇啼婉转,柔美的一双如藕玉臂不安而难捺地扭动、轻颤,雪白可爱的一双如葱玉手痉挛紧握。

    由於粗壮巨硕的**对邓丽君紧小小蜜壶内敏感的肉壁的强烈挤刮、摩擦,熟女那一双细削玉润、优美修长的雪白**本能地时而微抬,时而轻举,始终不好意思盘在邵华阳身上去,只有饥渴难忍地不安地蠕动着。

    邓丽君那一具一丝不挂、粉雕玉琢般柔若无骨的雪白**在他沉重壮实的身下,在邵华阳凶狠粗暴的抽动顶入中美妙难言地蠕动着。

    邵华阳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熟女那**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邵华阳巨大的**,在熟女天生娇小紧窄的小蜜壶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熟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小蜜壶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他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

    随着邵华阳越来越狂野地**,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邓丽君羞涩地感觉到他那硕大的滚烫**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性感美女忍不住娇颤不已,香汗如雨飞洒,口中呻吟不绝,句句都充满了甜蜜的满足,而邵华阳却是不动如山,只是只手扶住邓丽君湿滑的纤腰,让她自主地挺扭不休,女体幽甜的香气随着她的汗珠泼洒,不断地飞散出来,蒸得满屋子都是香气。

    性感美女只觉浑身皆酥,蜜壶深处又是一阵甜美的颤抖,也就是又一波美妙的阴精美滋滋地喷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美妙快感袭击了全身,好像每一寸**都充满了**的乐趣,再也留不下其他的东西了。

    撑到这个时候,美到极点了的邓丽君终于再承受不住,只见邓丽君一阵娇媚高昂、似哭叫又似快活的呻吟,整个人一阵僵直,阴精狂泄的痛快带着无比欢乐,降临到她身上,竟就这样瘫痪在邵华阳的怀中。

    邵华阳更加狂猛地在这清丽难言、美如天仙的绝色熟女那**裸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上耸动着……邵华阳巨大的**,在熟女天生娇小紧窄的小蜜壶中更加粗暴地进进出出……肉欲狂澜中的熟女只感到那根粗大骇人的**越来越狂野地向自己小蜜壶深处冲刺,她羞赧地感觉到粗壮骇人的“它”越来越深入她的“幽径”越刺越深……芳心又羞又怕地感觉到邵华阳还在不断加力顶入……滚烫的**已渐渐深入体内的最幽深处,同时不停地吸收着邓丽君的熟女元阴。

    随着邵华阳越来越狂野地**,丑陋狰狞的巨棒渐渐地深入到她体内一个从未有“游客”光临过的全新而又玄妙、幽深的“玉宫”中去……在火热淫邪的抽动顶入中,有好几次邓丽君羞涩地感觉到邵华阳那硕大的滚烫**好像触顶到体内深处一个隐秘的不知名的但又令人感到酸麻刺激之极,几欲呼吸顿止的“花蕊”上。

    她不由自主地呻吟狂喘,娇啼婉转。听见自己这一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 邵华阳肆无忌怛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

    凭着邵华阳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邓丽君奸淫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邓丽君则在邵华阳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玉体,狂热地与邵华阳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裸一丝不挂的雪白**在邵华阳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

    这时邵华阳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滚滚。邵华阳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性感美女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从她玉沟中、小蜜壶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邵华阳粗大硬硕的**又狠又深地插入邓丽君体内,邵华阳的巨棒狂暴地撞开熟女那天生娇小的小蜜壶口,在那紧窄的小蜜壶“花径”中横冲直撞……巨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淫浆“挤”出她的“小肉孔”巨棒不断地深入“探索”着邓丽君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熟女的小蜜壶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邵华阳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後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邓丽君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邓丽君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後樱唇微张,“哎……”

    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

    芳心只觉“花径”小蜜壶被那粗大的**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

    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的娇软**在邵华阳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邓丽君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邵华阳腰後。

    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邵华阳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小蜜壶深处“花蕊”上的大**对“花蕊”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邵华阳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熟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小蜜壶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一麻,就欲狂泄而出,邵华阳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然後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邓丽君体内。

    硕大的**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小蜜壶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邵华阳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性感美女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邓丽君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一阵狂搓邵华阳的舌头更卷住邓丽君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

    邓丽君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邵华阳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

    感觉到又一次到了要暴发的边缘以后,邵华阳抽出了大**,放到了邓丽君的嘴边,只见她用小手将邵华阳的包皮翻开,伸出她的香舌舔了一下邵华阳的马眼,然后邓丽君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充血膨胀的**。

    再将邵华阳的**再次整根含入她小嘴,并来回的运动着,邵华阳脸上愉悦的表情就随着邓丽君来回的吸吮而慢慢的显现出来。邓丽君顺着邵华阳的**往下舔,一会儿将**塞入嘴里,一会儿用舌头静静的舔着,弄的邵华阳好不舒服。

    “对……对,不要停,喔……”

    邵华阳呻吟着。粗大的**像一条黑蛇一般在邓丽君口内游动。 **带来酥麻,使邵华阳把整条**深深插入邓丽君的喉咙里,“用力吸,我的小宝贝。”

    邵华阳说道。

    邵华阳左手托住邓丽君的头发,右手捏住她右乳,身体与手配合着把**在她口中抽送,随着兴奋的加剧,抽送的速度在加快,而捏住**的手的力量也越来越大。

    邓丽君只得香唇轻分,檀口微张,娇羞怯怯、羞羞答答地再次轻轻含住那个丑陋的“小家伙” 又一阵忸怩之後,她终於丁香暗吐,娇滑玉舌羞怯怯地舔起那 根“肉虫”来。

    只见邓丽君羞红的桃腮,微掩美眸,嘟起鲜红诱人的可爱小嘴含着男人的**。邵华阳又拉起她另一只手,带到自己那**下面的睾丸上,让邓丽君可爱的雪白小手托住“它”美眸含羞轻掩的邓丽君只觉得小手托住的“东西”又大、又圆,滑动异常灵活,里面像有两个、又像有三个小圆球。

    邓丽君不由得感到新鲜好奇,刺激万分,她不知不觉地下意识地抚玩着那可爱的“异物”只见邓丽君晶莹雪白的小手上五根如葱如玉般的纤纤素指把玩着邵华阳那黑黝黝的睾丸。这时,邓丽君只觉口中的那“小家伙”一昂,她骇了一跳,正想脱口而去,却又被邵华阳的大手紧紧按住,她只好继续轻卷、柔舔着那不可思议的男人**。

    不一会儿,邓丽君羞赧万分地发觉那“东西”在她的樱桃小嘴中逐渐变大变硬、变粗变长……“它”竟然又大了!邓丽君又是惊异敬畏,又是娇羞喜悦。 一想到一场淫风欲雨又将降临,邓丽君觉得好像心痒难搔,她感觉自己的下身又湿了。

    邓丽君扭动着皎好的玉首,又羞又怕地舔卷着那已经变得巨大的**和巨硕的棍身,她的小嘴已经只能包含住那硕大无朋的滚烫**了。邓丽君的另一只雪白可爱的小手也加入了这“爱抚”的行列,轻轻张开如葱般的玉指握住那紫黑粗大的“巨蛇”以便稳住“它”让自己的小嘴舔动。

    性感美女思娇靥羞得更红了,丽色晕红无伦。她一只手难堪地遮住**坚挺的怒耸邵华阳满足地看着这个邓丽君般绝色美貌的邓丽君埋首在自己的胯下,性感诱人的香艳红唇含着自己粗大的**,那种强烈的征服感,与**被一个湿润暖滑的小嘴紧紧含着吮吸卷舔有着差不多的剧烈刺激。

    邓丽君感到邵华阳的**正粗暴的顶着她的咽喉,抽动的次数越来越快,并吼道:“噢……噢……噢噢……要射了……噢……”

    突然精门一松,邵华阳阳精趁此时全部射入邓丽君的嘴里。

    连续两次大战以后,美艳熟女邓丽君已经如同一团软泥一样的软软的躺倒在了床上,看着她急促的呼吸的样子,现在就算是天塌下来,这个刚刚还在床上如狼似虎的美艳天王歌后,怕是也不会动一下了。邵华阳看着床上地上全是自己和邓丽君大战后的痕迹,听着邓丽君正在享受着**后的余韵的喘息之声,心中充满了得意,虽然邵华阳知道自己还有再战的能力,但是看到邓丽君的样子,邵华阳知道,这个美艳的熟女已经是经不起自己再次的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