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执法司与刺客

我糕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执执执执执……执法司……”老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显然对于这些人的身份极为畏惧。

    “执法司?怎么会来这?”虞宁的眼中也充斥着不可思议。

    柳弈轻轻拍了下脑袋,也是想起来了。执法司,是人主殿下设的执法机构,负责维护人主殿以及整个东土的安宁,掌握有最高的生杀大权!哪怕是一位圣人犯了事,执法司也有权就地格杀!

    按理说,执法司一般只在人主殿周围的几座大城活动,怎么会到这不起眼的英河镇来?

    而且还是直奔这里的烟花之地,如果不是知道执法司的纪律严明,柳弈几乎以为他们是借口集体来逛窑子!

    “这位大人,不知道何事大动干戈?”老鸨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一个刺客混入这里,我们现在要进行排查,每一个人都必须积极主动的配合,否则就地诛杀!”话到最后,一股强大的煞气从这魁梧男子身上散发出来,那是真正的染了无尽鲜血的煞气!

    “是是是,大人如何称呼?我们一定积极配合!”老鸨连连点头称是。

    “刑邙。”魁梧男子眼睛一瞪说道,吓得老鸨接连倒退好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刑邙?竟然是刑邙!”虞宁眼中的不可思议变成了惊骇。

    “刑邙是谁?”柳弈小声问道,虽然知道执法司这个组织,但是了解不深,不知道刑邙是何人。

    “执法司的副司长,人称屠虎上将的刑邙!曾有三头妖虎,乃是同胞兄弟,均达到了圣人之境,彼此联合出手,圣人中无敌,甚至能逆行伐尊,遇到尊者也能力敌。”

    “三头妖虎因此狂妄自大,击杀了人主殿的一位小皇子,为此人主派出执法司追捕三头妖虎,而刑邙正是那次的主事人。他凭借一己之力,在一个山涧力屠三妖,一举诛杀了三位妖中圣者!”

    “此事是轰动性的,在这个平和的年代,竟然一下子死掉了三位妖圣!万妖之主西海龙皇为此亲自现身责问人主,但是因为理亏,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而这次事件却成就了刑邙的屠虎上将之命,使其名动九州!”

    嘶……柳弈听完虞宁的解释,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一个人屠掉了三个圣人境强者,这得是多强的实力?

    这样一位超级强者,竟然会亲自驾临英河镇追捕一名刺客,这名刺客,该是多么厉害的一位人物?竟惹得刑邙亲自出手。

    “给我搜!”刑邙大手一挥,左手按在腰间的大刀上,柳弈这时候注意到他的大刀没有刀鞘,只有一个吊环别在腰间挂住大刀,不知是为何。

    “哟,邢大人,这么大火气干嘛呀,您先喝杯茶消消火。”这时候,**楼花魁知己姑娘左手轻掩双唇,右手端着一杯热茶从楼上走了下来,径直朝刑邙走去。

    “你是何人?”刑邙微微蹙眉,察觉到知己姑娘只是一个平凡人,没有一点修为,竟然敢站出来阻他?

    “呵呵,小女子名叫知己,曾有幸瞻仰过人主殿的风光,也曾撇见过大人的雄姿,不过大人没见过小女子罢了。”知己姑娘掩嘴轻笑,右手把茶递了过去。

    刑邙本想直接拍开她递茶过来的右手,然后再一脚踹开她,毕竟刑邙可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

    但是当他听到知己姑娘说出的话后,右手微抬不足一寸后,又放了下去。

    紧接着,刑邙的神色明显的变了变,眼神死死的盯住知己姑娘的左手,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由于柳弈是站在二楼的,而且知己姑娘背对着他,所以柳弈并不清楚刑邙到底看了什么。

    “邢大人,还望高抬贵手,不要大闹这里。”知己姑娘有些满意的说道。

    “哼!别毛手毛脚的,我们是执法人员,要注意保护私人财产。”刑邙冷哼一声,然后朝着所有执法者喝道。

    柳弈惊讶,这刑邙,明显的弱了气势。在一个普通的花魁女子面前,这位屠虎上将竟然有些“服软”了?这是什么鬼情况?这知己姑娘到底什么来头!

    接下来,响起一连串的开关门的声音,不过都显得很温柔,并不是直接一脚踹开门闯进去搜查,而是很有礼数的慢慢推门而入。

    “呵,这些执法者,竟然变得这么有‘礼貌’了。”虞宁淡淡的笑了笑,又看了看知己姑娘,对于这位自己倾心的女子同样很好奇,到底还有什么身份?

    “嗯?”柳弈的表情有些疑惑,然后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朝着右侧走去,走到某扇门前停了下来。

    摆了摆耳朵,仔细听了一下,执法者毕竟人手也有限,这**楼的房间又实在是多,所以暂时没有查到这间房。

    柳弈听到里面有动静,然后推门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屋子里有一个人,满身都是伤痕,看样子是被利刃劈伤的,伤口还有一丝丝神秘的力量在翻涌,阻止伤口的愈合。

    “这人,好强大的气息,实力深不可测啊!这就是那个刺客?”柳弈前后联想了一下,推测出这个人的身份。

    这名刺客此时正在地上摆弄着什么,看样子是一种阵法,见到柳弈进来,也是抬头惊了一下。

    两人对视了一会,都没有说话,还是这名刺客先打破了平静。

    “真是受伤太重了,大意了,一个小修士接近都没有感知到!”刺客有些自嘲的说道。

    “你是谁?”柳弈问道,同时随时准备后撤,虽然这刺客受了重伤,但凭感觉仍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受了伤的老虎也还是猛兽,还是有反扑的能力的。

    “不是很清楚吗?”刺客指了指外面。

    柳弈在慢慢后退,他想直接闯出房门,然后大喊刺客在这,只是不知道刺客会不会给他机会。

    “别慌,我不会杀你,也不会牵连你,我身上有阵法能隔绝感知,不然凭刑邙这头猛虎的感知我早就被发现了。”刺客像是随口解释,手头依旧在忙着刻画地上的阵法。

    “小友,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为我稍稍拖延片刻,最少五分钟,我这阵法还不够完善。”刺客开口对柳弈说道。

    “我凭什么帮你?”柳弈心中觉得有些好笑,他是个刺客,又和柳弈素未谋面,柳弈怎么会帮他?

    “小友只要肯帮我,日后必有重谢!”刺客不急不缓的说道,看样子倒也不是太焦急,好像有把握柳弈会答应下来一样。

    说着,刺客抖手甩出一物,落到柳弈手中。

    柳弈拿起来端详一番,发现是一块类似令牌的金铁,上面刻着一个钟字,不知有何用途。

    “日后小友若有机会来瀚州,遇到任何事,只要亮出这个,保你无恙。”刺客担保,算是在报答柳弈。

    柳弈心中有些无语,自己还没答应帮他忙吧?这是赶鸭子上架,要来个既成事实啊!

    “把这牌子纳入体内,我帮你封印气息,然后帮他的忙。”这时候,剑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柳弈心中一动,牌子被收进了体内,接着迈步走出房间。

    刺客深深的忘了一眼柳弈的背影,然后又埋头刻画起阵纹来。

    “为什么帮他?”走出房间后,柳弈发现执法者快查到这间房了,趁着还有时间,柳弈询问剑魂。

    “出门在外,谁没个落难的时候?能帮就帮!”剑魂这样说道。

    这什么破理由!

    剑魂的回答让柳弈十分不满意,要知道,在追查刺客的人是屠虎上将刑邙!搞不好自己小命就会搭进去!这种忙可不好帮。

    “放心,你表现好点,一切都能顺利过去。”剑魂安慰道。

    柳弈翻了翻白眼,有种想要立刻离开不管的冲动,可是既然都已经答应人家了,礼也收了,这样不负责任,也不是那么回事,柳弈心中过意不过。

    柳弈一咬牙,拼了!

    “执法司办案,麻烦让一步。”这时候,一名执法者走了过来,要检查柳弈身后藏着刺客的那间房间。

    那名执法者向右横移一步,想要绕过柳弈,柳弈也跟着横移一步,拦住了执法者的去路。

    这名执法者看了眼柳弈,皱了皱眉,接着向左横移一步,还是想要绕开柳弈,柳弈还是跟着横移一步,再次拦住执法者。

    “你是何人!敢阻拦执法司办案!”执法者怒了,大声呵斥。

    此时的**楼,是很安静的,因为执法队的到来让气氛很紧张,所以这名执法者呵斥的声音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

    柳弈的头皮有些发麻,一下子成为了全场关注的中心,浑身都不自在。

    “柳弈?”虞宁很惊讶。

    葛杨和广义安也很惊讶,不清楚柳弈到底在搞什么鬼。

    下一刻,柳弈的身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气场锁定了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被刑邙这头猛虎给盯上了!顿时心中苦笑不已。

    “好快的速度!”柳弈惊叹,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刑邙竟然来到了他的面前,站在那名执法者的身前,强壮高大的身躯把那名执法者整个遮挡住了。

    刑邙一言不发,目光盯着柳弈。

    柳弈心下一狠,迎上了刑邙的目光,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四目对视。

    全场所有人不由为柳弈留了一大把冷汗,这个少年,好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