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中毒

我糕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色,但是不碰色?

    摸了女子的大腿,还摸了那手臂,这算是没有碰色吗?也许算是吧,起码不曾动那些最**的地方,而且也一直保持着处子之身。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和尚呢。

    “你还有什么姐妹吗?要肌肤更加嫩滑的。”和尚觉得摸的不过瘾,这女子的肌肤不够嫩滑。

    “哼,我的肌肤,可是众姐妹中最好的了。想要更嫩滑的,你怎不去找那刚出生的女娃娃呢。”那清楼女子娇哼一声。

    寻常男子,不知有多少都折服在这一声娇哼中,有的还愿意掏出百两黄金或者数颗灵石来换这一声娇哼。

    这和尚却不吃这一套,在那女子臀部狠狠拍了一下,“去,叫老妈子来!”

    女子委屈的看了和尚一眼,最终还是乖乖的去喊老妈子了。

    ……

    檀琴姑娘,原本并不叫檀琴姑娘,她的本名叫闵倪。

    甚至闵倪也不是她的本名,闵倪这名字,是那不正经和尚起的,不过她最初始的名字中的确带个“倪”字的。

    后来改称为檀琴姑娘,其实也是世人叫出来的,还不是因为她有一把百万年檀木制成的七弦琴,从此就得了檀琴姑娘这个称号。

    算是一些所谓的“名流富贵”对她的雅称吧。

    闵倪在豆蔻之年出道,直接一炮而红,成为这东风阁的头牌,不仅容颜美如天仙,更迷人的是那琴音和嗓音。

    坊间常有这样的流言,“此生闵倪为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是了,天天听上一曲小曲,再听听那甜美嗓音,又观观那绝美容颜,这番闲情逸致,不就是“不羡仙”吗?

    “檀琴姑娘,那你就真信了那和尚的话?”柳弈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荒谬。

    “起初不信,可是后来的种种,要不得我不信。”闵倪叹了口气,自己的真命天子,不也是如期出现在眼前了吗?

    “那和尚长啥样?”柳弈问道。

    “很邋遢,有点胖,应该比较好色。”闵倪只记得这么点东西了,太久远的记忆都淡却了。

    柳弈沉思一番,莫不是当初来虞家说他与佛有缘的那个邋遢老和尚?

    “相公,你会带我走吗?带我一起闯天涯?”闵倪的双眼迸发出一股神采。

    她经常读一些武侠小说,很羡慕其中的那些夫妻档一起仗剑走天涯的事迹。

    两个人长相厮守、白头偕老,一起闯荡天下,看那绝美的风景,品各地的美味,经历各种风土人情,不是很畅快和美好吗?

    所以她一直向往着能和某个人一起结伴闯天涯,说实话,对于柳弈的到来,她始终都是怀着期待的。

    也许就是这样的期待,才让她慢慢的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真命天子生出了一种情愫,以至于一见面就喊了“相公”,着实让柳弈哭笑不得。

    “檀琴姑娘,和尚的话,信不得,也许那个和尚说中的那些事,全是他一手安排好的呢?”柳弈笑着摇了摇头,开玩笑,带着一个蔡柔他都嫌麻烦。

    要不是有麒麟马照顾蔡柔,柳弈估计都能把她给饿死。

    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个“媳妇”来,让他带着,他怎么顾得过来?想想就不痛快。

    “相公,你不愿意带着我吗?”闵倪楚楚可怜的看着柳弈。

    “停停停!我不是你相公,叫我柳弈,或者柳兄,如果你非要亲密一点的话,柳哥哥、柳大哥也行。咱能别叫相公了吗?”

    柳弈撇了撇嘴,还想要说,他怕自己的清白之身被这一声“相公”给毁了,不过还是咽了回去。

    “我不,你就是我相公!”闵倪有些撒泼无赖的说道。

    柳弈觉得一阵头大,这个丫头,有些偏执,而且被那个什么不正经和尚祸害的不轻,竟然连真命天子这种鬼话都信以为真。

    摇了摇头,大拇指扣住中指,然后轻弹在闵倪的脑门上,“清醒点,哪来什么真命天子。那和尚,还真是神仙不成。鬼话信不得!”

    闵倪捂着自己的额头,还挺疼的,双眼泪汪汪的看着柳弈,固执的说道:“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柳弈想要给她跪下来……

    这丫头,怎就这般的偏执?

    还是说,自己真的长得特别特别的帅?让人家小姑娘看一眼就倾心了?

    “你爱叫就叫吧。”柳弈不想管闵倪了,本来准备好要探讨的一些修炼上的问题,现在也不想问了。

    “苗兄,我们走吧。”柳弈转头对一脸古怪之色的苗鸿涛说道。

    “柳兄,真是你媳妇啊?”苗鸿涛凑上来,遮着嘴在柳弈耳旁小声说道。

    “你觉得呢?”柳弈隔开一段距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苗鸿涛嘀咕了一句,“谁知道呢?”但是心中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柳弈是东土人,怎么可能和年少长在北漠的闵倪是夫妻关系?

    “还有啥好玩的地方吗?再去转悠下吧。”柳弈说道。

    “好吧。”苗鸿涛看柳弈是真不打算在这待下去了,于是和闵倪道了声别,带着柳弈下了阁楼。

    “奺儿,快,替我收拾东西,我要跟柳弈走!”柳弈刚出门,闵倪就对着奺儿大叫道,并且自己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把柜子里的衣服一股脑搬到了床上,挑拣一些最合适的留下,打包进行囊中。

    “小姐……”奺儿无语,自家小姐真的魔症了吗?

    她也听闵倪唠叨过真命天子的事,那时候她只是觉得不屑而已,可是没想到闵倪却是这么的当真。

    “小姐啊,秃驴的话,都是信不得的呢!”奺儿语重心长的说道。

    “少废话,快替我收拾行李,慢的话,我相公就要走远了!”闵倪催促道。

    “如果小姐走了,那奺儿该怎么办?”奺儿问道,企图用这个挽留闵倪。

    谁知,闵倪来了句伤透了奺儿心的话,“你高兴的话,随我一同服侍柳弈去,不高兴的话,我给你些盘缠,你自立门户去吧。”

    跟了闵倪十多年的奺儿虽然伤心,但也生不出怨气来,只得默默的替闵倪收拾行李,心中计较着,如果闵倪真跟柳弈走了,她还是一同跟着服侍吧。

    闵倪,是不是真的疯了,“认命”了呢?要听从那不正经和尚的话,将柳弈视作真命天子,当作自己的相公。

    大概是真的吧。

    总之闵倪接下来的确是一直陪在了柳弈身边,不管柳弈发生了什么事,闵倪总是不离不弃。

    ……

    上楼时苗鸿涛走在前方,下楼时却是柳弈走在前方。

    “柳兄,你就这么把檀琴姑娘丢下了?”苗鸿涛边下楼边问道。

    “不然呢?真不知道这丫头脑袋里装的什么,秃子的话能信?什么真命天子,什么预言,全是放屁!”柳弈没好气的道,对于和尚的不喜程度,又加深了几分。

    “好吧。不过这檀琴姑娘,倒也不错,娶回家当媳妇,是个不二的选择。我看柳兄干脆收了她得了,这百兽城,追她的人和妖,能从城头排到城尾,还不止呢,还能绕着百兽城绕三圈!”

    苗鸿涛夸张的说道,不过追檀琴姑娘的人的确很多,但是至今无一人得到她的芳心。

    “苗兄,你走我前面吧。”柳弈停在了楼梯上,靠向一边,让苗鸿涛走前面去。

    “干嘛?”苗鸿涛不解的问道,但还是往前走去,正与柳弈擦肩的时候,柳弈说了句话,让他连忙退了回去。

    “走我前面,我好将你从楼梯上踹下去!”柳弈咧了咧嘴,那笑容有些阴险。

    “我不多说了。”苗鸿涛立刻闭嘴,退到了柳弈后面。

    柳弈叹了口气,其实心中也在担忧,这未必不是真的呐!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被轮回池影响的他,对于一些缘分、命中注定、因果之类的事,也是信了几分,搞不好这不正经和尚对闵倪说的预言,真的全是事实呢?

    他不想在这多待了,怕自己的心产生动摇,因为他在原则上,还是不信因果轮回预言这类的东西的,所以需要尽快离开这。

    “少阁主,大事不好了!”就在柳弈和苗鸿涛刚刚走下楼梯的那一刻,一道雄健的身影就飞奔到了两人近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虎狮将军,怎么了?”苗鸿涛皱了皱眉。

    “府上的二百零三位丫鬟全都中毒了!”虎狮将军喘着粗气说道。

    “什么?”苗鸿涛一脸的震惊。

    这怎么可能呢?府上隐藏着高手十数位,而且又有鸦管家这样的大高手在,府中怎么会出事?

    这二百零三位丫鬟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快随我回去看看!”苗鸿涛都不待和柳弈大声招呼,直接飞奔着离开了。

    柳弈同样皱了皱眉,觉得这件事也很诡异,府上的全部丫鬟,竟然都中毒了?难道鸦管家和那些隐藏的高手都没有提前察觉到什么异常吗?

    来不及深思,也没有去叫麒麟马和蔡柔,而是随着苗鸿涛回了苗府。

    现在苗府显然是不安全的,即使有鸦管家等一众高手在都让全部丫鬟中毒了,可见下毒之人手段如何高明。

    所以将麒麟马和蔡柔留在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他先去苗府看看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