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北邱山包围圈

我糕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美妞,我要去帮你爹办事了,下次再来调戏你啊。”柳弈看着笑出声的金如玉,看了一会,然后越过她身侧离去。

    再一顺手,就拍在了她的翘臀上,还不忘轻轻念叨一句,真有弹性。

    金如玉面红耳赤,不敢转过头去看柳弈,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么下流的举动,只是低头嘀咕了一声:“流氓。”

    柳弈转过头,对着金如玉扯了扯左边嘴角、眨了眨左眼,然后大踏步离开,留给金如玉一个潇洒的背影。

    “小子,龙吐珠这东西,可不容易到手。它自身灵性十足难以捉到不说,恐怕还不止一股势力盯上了它。既然连这样一股马匪,虽然是皇极殿的据点,都能发现龙吐珠的行踪,那么一定有其他势力也发现了。”剑魂出声提醒道。

    “其实吧,龙吐珠这玩意,就是名字好听,你知道它实际上是什么吗?”剑魂突然笑了一声。

    “是啥?”柳弈问道。

    “龙吐珠啊,就是真龙在蜕变过程中,实现终极一跃所留下来的污垢,什么旧皮囊啊,坏死的鳞片啊,体内的脏东西啊之类的,杂糅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世人所谓的龙吐珠。”剑魂说道。

    柳弈的脚步顿了一下,有些想要作呕,这龙吐珠竟然是这么个恶心玩意?有没有搞错?

    “嘿嘿,不用惊讶的。凡是涉及到真龙的东西,就算是真龙的一坨屎,世人都当宝贝来看待。”剑魂坏笑着说道。

    “停停停,别说了,越说越离谱。”柳弈连忙让剑魂打住,他还想着要不要私吞一点龙吐珠呢,现在这样,搞得他一点胃口都没了,这么恶心的东西,谁要啊?

    “龙吐珠最喜欢幻化成的东西,就是人参。”剑魂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柳弈兴致怏怏的说道,有些事实的真相,残酷的让人难以接受,龙吐珠的真实身份太遭人吐槽了。

    北邱山,是马匪城西北三百里外的一座大山,是北漠难得一见的覆盖满绿色植被的大山。这里栖居着许多在外面难以得见的珍贵物种,而且据传生长着很多稀罕灵药。

    一只形似猎鹰的巨大怪鸟在山体上空盘旋了一会,盯着下方的猎物,随时准备俯冲而下,用利爪刺入猎物的血肉之内,一击毙命。

    怪鸟长鸣一声,撕裂长空俯冲而下,眼神锁定目标,锐利的爪刺张合,不知道哪个倒霉的小动物要成为它的盘中餐了。

    咻。就在这时,一道箭矢划破长空,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哀鸣,箭矢贯穿怪鸟的心脏,怪鸟扑腾了下双翅,就从空中坠落了下来,摔在一块碎石上变成一滩肉泥。

    “龙哥,整座北邱山已经被我们的人马包围住了,这次那龙吐珠绝对跑不了!”一名精瘦的年轻人收好长弓,对着独眼龙恭敬说道。

    “好!”独眼龙点了点头,起身一跳落在了一棵山顶的参天大树上,俯视下方的一切。

    北邱山周围十里,都有马匪的骑兵在来回巡视,而在山体各处,也是布置了一些身手敏捷的马匪做为哨兵。龙吐珠现出踪迹,就能立刻得知。骑兵的巡视也驱赶了一些苍蝇蚊子。

    看着这样一番布置,独眼龙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跃下了参天大树,对着精瘦年轻人问道:“那个叫柳弈的还没来吗?”

    “还没,不过快了吧,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了。”精瘦年轻人回答道。

    独眼龙的舌头在上下唇和牙齿的夹缝间来回游动了几圈,然后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唾沫。他对柳弈,充满了偏见。

    柳弈的到来,让他几乎在金淼面前失宠了,而且马匪中的很多弟兄们都和柳弈关系亲近,对他这个金淼的左右手越来越不放在眼中了。

    这样下去,自己的地位迟早会被柳弈彻底取代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独眼龙看柳弈十分不顺眼。

    其实这完全是独眼龙多虑了,柳弈怎么会和独眼龙争宠?柳弈说到底不过是这一个马匪据点的过客,不可能一直留在这的。

    “龙哥,你说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在外面直接……”精瘦年轻人是独眼龙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知道独眼龙对于柳弈的偏见,此时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独眼龙皱了皱眉,似乎内心在挣扎,自己的心腹说的话还是有些可行性的,不过那也得等到将龙吐珠取到手再说,不然金淼迁怒起来,他可承受不起。

    北邱山的西侧有一座光秃秃的黄山,表面都是沙子,原本也是覆盖满绿色植被的,可惜抵御不住风沙的长久侵蚀,就变成了如今这幅样子。

    黄山的顶端,在几块巨石的掩护后面,站着七名身穿黑衣、蒙着三角面巾的人,分不清男女。

    “让这些蠢货先去寻找龙吐珠,我们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可以了。”其中一名黑衣人说道,是个男子的声音。

    “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恐怕不止我们啊。这一股马匪,也真是可怜,龙吐珠岂是他们这些普通马匪可以染指的?”另有一名黑衣人叹了口气,颇有些同情的说道,是名女子的声音。

    “怎么的?小师妹同情这一群垃圾?”有人笑着说道,嘴角有些不屑,他们这一群师兄弟、师兄妹,其实关系并不融洽。

    “都安静点,等就是了。”站在最前头,始终闭着眼的一名黑衣人出声说道。

    “是,大师兄。”其余六名黑衣人齐声应是,顿时安静了下来。不过虽然表面平静无波,但是内心却是心思各异。

    对于这个大师兄,他们可一直都不服气,组织的规矩是优胜劣汰,只要能把大师兄干了,那就能成为大师兄,所以说大师兄其实是最被人仇恨的人,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但是大家名面上还是表现出尊敬。

    组织是明令禁止围攻的,只能一对一的分出胜负,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前,没人会挑战大师兄。

    而他们眼前的大师兄,是被誉为数千年来,最有希望成为杀神的人。

    杀神,是对于境界达到帝境的杀手的尊称。

    马蹄声响起,一匹白马在黄沙中疾驰而来,马蹄上钉上了宽平的马蹄铁,是根据北漠的特殊沙土环境而特别定制的。

    马背上端坐一名年轻人,白马奔至北邱山山脚下,几十骑突然出现拦住去路。

    年轻人一拉缰绳,白马嘶鸣一声止住脚步。

    年轻人的嘴角勾了勾,马鞭一甩,白马再次前进,同时手掌向前一推,几十骑座下的马匹全都焦躁不安起来,瞬间人仰马翻。

    柳弈淡淡笑了笑,一缕龙威而已,就让那些马匹都乱了分寸。

    这些骑兵,柳弈知道,都是那独眼龙的亲信,柳弈也清楚独眼龙那杞人忧天的心思,不就是怕自己危及他的地位嘛,现在就想给他来个下马威吗?派这些骑兵在这赌自己去路。

    不过柳弈也不打算解释什么,独眼龙自己杞人忧天,那就让他忧去吧。如果独眼龙再派一些手下来骚扰自己,那他也不介意见见血。

    “独眼龙,我来了。”柳弈骑马来至山顶,也不下马,就在马背上对独眼龙喊道。

    独眼龙看到柳弈骑马上山,明显愣了一下,这北邱山的山势陡峭,不可能骑马上来的。

    不过这对于柳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将一股气打入白马体内,让它身子更矫健了点就可以了。

    这在修炼上有个说法,叫做引渡,暂时借自己的力量给别人。

    重修后体内蕴含的能量是别人的数倍,所以将能量引渡到别的生物身上对柳弈来说并没有什么负担。

    独眼龙愣了一下后,对柳弈不下马的无礼举动十分不喜,在马背上与站着的人说话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那是主子对奴才说话的方式。

    “柳弈,你怎么现在才来,离约定的时间都要过了。”独眼龙冷着脸说道。

    “你也说了,是‘都要过了’,而不是‘已经过了’,那不就是还没过吗?急什么,年轻人要有点耐心。”柳弈以教育后辈的口吻说道。

    独眼龙暗骂了一声王八羔子,但是表面上却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计划吗?怎样捕捉龙吐珠。”

    “没计划,等龙吐珠出现吧。这龙吐珠是有灵之物,想出来了自然会出来。小爷我掐指一算,算到我与龙吐珠有缘,它很快就会出现了。”柳弈随口胡诌道。

    独眼龙暗暗呸了一声,然后不再说话,现场的气氛就沉默了下来。

    柳弈无心理会这种气氛,端坐白马上,目光凝视远方,叹了口气,整个北邱山,被团团包围了啊。

    由内而外,不下十股势力,全都瞄准了北邱山,准确的说是北邱山内的龙吐珠。

    这些人都想坐收渔翁之利,柳弈冷哼一声,真是想得到美。

    “想吃虞家的特色菜套四宝了,鸭子包着鸡,鸡包着鸽子,鸽子包着鹌鹑。那滋味,可是好极了。”

    柳弈舔了舔嘴唇,这北邱山的包围圈,像极了这道特色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