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存在,就有理由

我糕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柳弈的右手食指中包含着浓郁的血煞气,他的食指几乎成了容纳血煞气的容器了,剑魂该不会是想让他用自己的食指来吸收法阵中的血煞气吧?

    那么多血煞气,他的食指会被吸爆的!

    外面蕴含着血煞气的血雾已经包围了整个议事厅,隔着石老他们布下的屏障,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血雾的样子,如一颗颗小水珠般凝聚在一起,水珠中心蕴含着浓郁的血煞气。

    柳弈将右手食指朝着屏障外面伸去,石老他们连忙大叫阻止,都以为柳弈疯了,这个时候他怎么还敢把手指伸到外面去!

    “你在干吗?疯了吗?快把手伸回来!”鹿老大叫道。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柳弈的食指已经穿透了屏障,来到了屏障外面,暴露在了血雾的包裹中。

    就在众人以为柳弈的手指要被腐蚀掉,甚至血煞气由柳弈的食指窜入到他体内,对他生命造成威胁的时候,想象中的那种柳弈哀嚎一脸痛苦表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相反的,柳弈手指周围的血雾表现很反常,就像是温顺的小猫咪一样,在柳弈食指周围游荡,甚至还化形成一条小蛇,对着柳弈的食指亲昵的拱了下脑袋。

    众人瞪大了双眼,鹿老更是被惊讶的说话都不流利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弈暂时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表现,而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他食指内的血煞气已经非常纯净了,这些血雾中蕴含的血煞气,在碰到同类后自然不会攻击,反而因为对方更纯净而表现出一丝敬畏,犹如臣下见了王上。

    不过也仅限于部分血雾有这样的表现,毕竟现在整个紫霄门内都充斥着血雾,柳弈可不认为仅凭他一根手指头就能解决所有的血雾。

    “你怎么做到的?”查仁问道,即使身为圣人,也被柳弈的这一手给惊讶的不要不要的,连他都没办法对付的血煞气,柳弈竟然能够自由驾驭。

    “都是机缘巧合,不过也只能影响周围一小部分的血煞气,这些血雾充斥着整个紫霄门,里面的血煞气太浓了,凭我一根手指还没办法解决掉这些血煞气。”柳弈回答道。

    众人心里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之火就被柳弈的回答给浇灭了。

    “唉!”查仁重重的叹了口气。

    柳弈摩挲了下手指,微微侧着脑袋,他身上还有另一样与血煞气有关的东西,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剑魂指的应该就是这样东西了。

    血麒麟背上的晶石!

    那是血麒麟在临死前为了让柳弈好好照顾它的孩子而报答给柳弈的,这些神奇的晶石中蕴含着浓郁的血煞气,是麒麟与血魔兽结合后属于血魔兽的特征体现。

    柳弈将那些晶石掏了出来,当时血麒麟一共给了他三块晶石,都如核桃般大小,后来柳弈从其中一块上面敲下了一小片给了徐关乐,作为他让苏家等三大势力、信服血煞教得到血麒麟身上宝贝的资本。

    不过看这玩意的体积,也太小了吧,凭它们就能将血煞气解决掉?

    石老等人盯着柳弈手上的晶石,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东西,怎么解释呢,应该是可以吸收血煞气的宝贝。”柳弈想了想解释道。

    “能行吗?”查仁凑上来问道。

    柳弈蹙了蹙眉,实际上他自己也不太确定,但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柳弈尝试着将那缺了一小片的晶石给抛了出去。

    晶石落地后发出嗒嗒嗒的几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停了下来,众人全都瞪大双眼盯着晶石。

    众人等人好久都没有发生什么事,就在大家都等的心急的时候,有动静了。

    晶石周围的血煞气活跃了起来,并且呈现旋涡状涌入晶石里面,很快的在晶石周围就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并且还在不断向外扩大。

    柳弈眼睛一亮,开心的道:“有用,成功了!”

    于是,他直接将另外两块晶石丢了出去,让它们可着劲的吸收血煞气。

    见到渐渐稀薄下来的血雾,众人都微微松了口气,石老、猪老、树老、鹿老四人猜测出了晶石的来历,毕竟他们曾是秘境守护者,应该都见过血麒麟。

    而苏家的老狐狸他们也是猜了个大概,知道柳弈这晶石来自哪里。

    徐关乐则是早就知道了,至于他带来的两名外援,反正没人给他们解释什么,让他们自己瞎猜去吧。

    血煞阵外,古海本来悠闲自得的欣赏着血雾弥漫的风景,那种在血雾中若隐若现的紫霄门建筑,犹如仙境一般,别有一番风味。

    然而,他渐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血煞阵里的景物越来越清晰了,那些血雾似乎变的稀薄了很多。

    “怎么回事?”古海皱了皱眉,飞到了空中,俯瞰整个被血煞阵笼罩的紫霄门。

    “那是什么?”很快的,他就见到了三道巨大的漩涡,在漩涡的最底部有三样晶石,正在吸收着血煞气,将血雾边薄。

    “这个难道是血煞气的结晶?该死的,这些家伙怎么会有这种宝贝?”古海皱了皱眉,不愧是圣人,见多识广。

    柳弈手中的晶体,可以说是克制血煞阵的最佳法宝,这也是血煞阵的致命弱点所在,不过这晶体可没那么容易获得,毕竟是血麒麟身上的东西,也就柳弈有这份机缘。

    只能说古海倒霉,碰上了柳弈这么个运气好到爆棚的家伙。

    “我让你吸!我看你能吸多少!”古海脸上闪过一丝狠辣,催动血煞阵制造了更多的血雾,他就不信柳弈手中的晶石能将所有的血煞气吸收掉,总归有饱和的时候,就看古海能利用血煞阵制造出多少血雾了。

    古海加强催动血煞阵后,柳弈也是感觉到了血雾再次变得浓稠了起来,这情况就有些不妙了,因为他发现那三块晶体已经通体血红,即将要到达饱和的状态了。

    “剑魂大哥,怎么办?你这法子好像不太顶用,这血煞气的量太多了。”柳弈说道。

    “娘个蛋蛋的,这血煞气的量超过了我的估计啊。”剑魂跟着柳弈久了,说话也变得奇奇怪怪起来了。

    “咋办?”柳弈问道。

    “尽量吸,然后出去血拼呗。”剑魂说道。

    柳弈无语,这不还是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么,只是将血雾的浓度降低了一点而已,还剩下的血煞气仍然足够致命。

    在柳弈他们焦急心慌的时候,麒麟马偷偷带着励天来到了血煞阵外面的边缘一角。

    “这小子,还得靠本大爷来搭救,你那宝贝应该能顶用吧?”麒麟马先是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看着励天问道。

    “没问题的,只要是液体,都能被净化,既然这些血煞气化在了那些血雾里,照道理是能跟着血雾被一起净化的。”励天说道。

    麒麟马点了点头,它和励天其实一直在远处观望柳弈这边的情形。柳弈用晶石来吸收血煞气,它和励天还松了口气,认为危机解除了,然而事实并不如此,越来越多的血雾被制造了出来,柳弈似乎真的无计可施了。

    于是,它和励天商量了一下,想了个对策,觉得励天身上的宝贝蛊虫也许能解了柳弈的困局。

    励天身上一共有三类蛊虫,一种是以腐食为生的蛊虫,不过后来在和柳弈交战后似乎发生了蜕变,另一种是娱乐性质的蛊虫,能够发出美妙的声音。

    而这最后一种,就是今天的关键蛊虫,净化类的蛊虫,能够将一切脏水净化为干净的水源。这血雾也是水,按照道理是可以被净化的。

    “真恶心。”看着蛊虫钻破励天的表皮,麒麟马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蛊虫需要温养在体内,当然如果有特殊的容器也是可以温养在里面的。”励天解释道。

    “你这小身板,能温养多少蛊虫啊?上次见你召唤出的蛊虫的总体积,比你人还大啊。”麒麟马好奇的道。

    “蛊虫进入体内后,是可大可小的。”励天再次解释道。

    “真神奇。”麒麟马眨了眨眼。

    “可这法阵怎么突破进去啊?”励天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麒麟马一咬牙,掏出了一张符纸,狠狠的道:“特娘的,这可是老子珍藏的最后一张破界符了,小子,你以后可得好好补偿我!”

    励天有些讶异,没想到麒麟马还珍藏有破界符这种好宝贝。

    励天召唤出了成片的蛊虫,足足有数百条,场面看上去有些慎人,胆小的女生看了估计都能被吓哭。

    麒麟马催动破界符,直接将这些蛊虫送到了血煞阵内部。

    蛊虫进入了血煞阵内后,直接开始疯狂的吞噬那些血雾,原本殷红的血雾在经过蛊虫的净化后,变成了甘甜的白水,如雨滴一般从空中落下。

    “真的有用!”麒麟马和励天对视了一眼,都很兴奋。

    尤其是励天,他一直觉得自己这净化类的蛊虫没什么作用,简直就是废物,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凡是存在的东西,就有它存在的理由,只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证明它存在价值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