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烽火连天

我糕呢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里是东土宁州与北漠瀚州相邻的边界,茫茫的大沙漠是这里一成不变的风景,偶尔有几个土城出现也会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大雁,孤烟,落日,无非就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边塞的风光,不过是如此。

    “杜将军,此次二皇子殿下和三皇子殿下决一死战,你认为谁的胜算更大?”一个白眉白须的瘦小老头儿,手里端着一个高脚杯,放到嘴边唑了几口。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们的三皇子殿下会赢啊!”瘦小老头儿的对面是一名威武的大将军,身材雄壮,如一只大野熊一般。

    “呵呵,我看未必,我倒是觉得三皇子殿下的胜利极低。”瘦小老头儿摇了摇头,放下了高脚杯,高脚杯与桌面轻擦,发出了叮的一声。

    原来这个桌面,竟然是用白玉制成的,这是一张白玉石桌,在这荒凉的边界,这样的白玉石桌可算得上珍品了。

    “军士,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认为三皇子殿下会输?”杜将军皱了皱眉,刚刚准备抬头饮酒,酒杯聚到一半就又放了下来,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当然也不希望三皇子殿下会输,毕竟我们都是他的手下,如果二皇子殿下赢了,我们也一定会被他清洗掉。”这个瘦小老头儿军师不急不缓的说道。

    “那难道军师你一点都不看好三皇子殿下?”杜将军自然知道所谓的“清洗”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杀了他们这些何勇军的旧将嘛。

    自古以来,哪个击败对手登上王位的皇者不是如此?全都会把对手的余党给清洗一遍,不留下任何祸患。

    “当然不是,三皇子殿下还是有赢的希望的,我们就静等消息好了,再说我不是已经让你准备好了投名状了吗?”这个瘦小老头儿军士本就长得猥琐,这一笑起来,就更加的猥琐了。

    杜将军面色变了变,一想到那个“投名状”,他的心里就有些膈应,总觉得是自己做错了,或者说肯定是自己做错了,但是为了自保,他也是迫不得已,人都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是?

    “对不起了,康将军。”杜将军摇头叹了口气。

    忽然,杜将军猛然起身,从背后的木架上抽出宝剑,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那一点微醺的酒意荡然无存。

    “是谁?”杜将军暴喝一声,看着那被风吹气的门帘。

    “别紧张,我只是来送信的,计划可以启动了。”一道声音突兀的在杜将军耳旁响起,让他浑身的寒毛炸立。

    竟然有人能离他如此之近!要知道他可是合心境的高手啊!在何勇军的众多手下将领中,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了。

    然而这道声音只说了这么一句后就消失了,而那白玉石桌上却是凭空多出了一封信,上面用红色粘土将开口密封了起来。

    杜将军与军师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看向桌面上的信封,同时皱了皱眉。

    “难道是三皇子殿下落败了?”杜将军带着疑惑将桌面上的信拿了起来,然后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

    字迹还是新的,墨水都没干的,像是加急写出来的一般。

    “完了,难道三皇子殿下真的落败了?”杜将军才看了第一眼,神情就大变。

    “给我看看。”军师将信从杜将军的手中夺了过去。

    “已败?燃?”军师将信中的内容读了出来,只有这么三个字,但是其中的意思他已经明了。

    已败,指的是三皇子殿下何勇军已经被何海涛打败了,燃,是指启动计划,将何勇军残余的势力收拾掉。

    原来,这杜将军和军师,已经被何海涛给暗中策反了!

    “看来,真的只能如此了,三皇子殿下,对不住了!”杜将军叹了口气。

    “军师,给康将军送一顿好酒菜去,然后……送他上路吧。”杜将军对着军师说道。

    军师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营帐。

    杜将军将手中的宝剑插回了剑鞘,然后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顿时有一名小兵跑了进来。

    “将军,有何吩咐?”小兵单膝跪地,恭敬的问道。

    “去,点燃烽火。”杜将军轻声说道。

    “点燃,烽火?莫不是三皇子殿下他,真的败了?”这个小兵,显然是杜将军的心腹,也是知道一些内情,知道一旦何勇军败了,杜将军就会投靠何海涛。

    “嗯。”杜将军怀着沉重的心情点了点头。

    “竟然败了,杜将军三思,难道我们真的要行不义之事?”小兵劝解道。

    “本将军让你去点燃烽火,你没听到吗?还不快滚!”杜将军提高了声音,大喝道。

    “是,末将这就去。”小兵连忙起身退了出去。

    “康将军,三皇子殿下,对不住了。”小兵离开后,杜将军抬头,像是在提前告慰着康将军和何勇军的亡魂。

    这一天,宁州边界燃起了烽火,同时,这像是第一个信号一般,其他各地的烽火也接连被点燃。

    宁州西北边界,与北漠接壤的地方;宁州和宛州的西边界,与中州接壤的地方;宛州的东南边界,与南陵越州接壤的地方;宁州与宛州的边界。

    各处,都燃起了烽火,甚至从边界蔓延到了远郊,再到村庄,再到城镇,再到重镇。

    这一天,整个东土烽火连天!没有一处地方可以安宁,无数的百信流离失所,无数的房屋倾塌覆灭,无数的士兵曝尸荒野无人收尸,连最基本的马革裹尸都没有享受到。

    “三皇子殿下,乱了,整个东土都乱了!告急,各处告急,我们的将士都阵亡了!现在各地基本已经被何海涛给掌控了!”

    正在大战中的关益傅收到了传音玉佩中的通报,来到何勇军身旁,满脸焦急不安又痛心的说道。

    “这个何海涛!真的是疯了吗!”何勇军咬牙切齿的说道,拳头被他握的嘎吱作响,指关节都被他握的苍白了。

    “三皇子殿下,该怎么办?”关益傅问道。

    “召集军队!我们是暂时离不开这了,但是不是有五十万军队在外面吗?让他们去镇压动乱!”何勇军说道。

    “这个……”关益傅吱吱唔唔。

    “怎么了?出了什么意外吗?”何勇军皱了皱眉,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五十万军队,如今只剩下了三万人,这三万人,面对各地的动乱,根本就不够用。原本归顺我们的那些将领,都被暗中策反了,在今天接连点燃烽火,讨好何海涛,表明自己跟随他的决心,并且派出自己驻地的军队去消灭终于我们的旧部。”关益傅叹了口气。

    “什么?那四十七万人去哪了?”何勇军是痛心疾首,他平时待那些人不薄吧?怎么关键时刻都被策反了?

    “四十七的士兵,因为各地的战火,家中的情况告急,都是擅自离开军队返家了,当然,这是被人鼓吹的结果!我们的军队中混入了奸细!”

    “而那些驻扎在各地的将领,并没有反叛我们,被策划的只是那些副将和底下的一些校尉,但是他们联手把将领给关押了起来,用将领们的头颅来做投名状!”关益傅解释道。

    何勇军闭上了双眼,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终于,两行清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赢,一定要打赢这场仗!我要为那些将领弟兄们报仇!”何勇军霍的睁开双眼,眼中满是杀气。

    “那各地的战火,如何平息?剩下三万的士兵,还有数名忠贞的将领,是否派出去?”关益傅问道。

    “让他们躲起来!”何勇军咬着牙说道,很艰难的做了这么个决定。

    “啊?让他们躲起来?”关益傅有些震惊。

    “没错!我知道他们一定不愿意躲起来,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憋屈的躲着,但是只有保住命,才能寻找机会报仇!告诉他们,让他们藏好!等我们出去了,就去接他们!”何勇军眼角的泪淌的更凶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那些滚烫的液体,不是泪水,是那未曾干涸的豪情壮志!如今只是抒发一下情怀,待来日,再东山再起!

    “好,我会跟他们说的,一定劝他们躲起来。”关益傅也是带着沉重的心情点了点头,他明白何勇军的苦心。

    “这群龟儿子,大家打起精神来,给我干死他们!”何勇军激动的大吼道。

    正在大战的几名顶尖高手也是感觉到了何勇军这边的情况,通过敏锐的听觉知道了一些情况,他们也都很愤怒。

    所以何勇军的这一声吼顿时激发了他们的血性,那些边疆的将领中,也有几个是他们的朋友啊!但是现在竟然被他们的手下给囚禁了起来,并且要当作投名状送给何海涛。

    这个何海涛,实在是太可恶了!他们无法容忍,如果还有时间,他们一定要抓紧,争取能够冲出去多救下几名弟兄。

    “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处都有火光?”柳弈也是看到了烽火连天的场景,眼中满是惊骇。

    东土,被人入侵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