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三

八月飞鹰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周皇朝南疆地带,山野之中一片寂静,突然有人声响起。

    大量人群,从山林中钻了出来,皆身着明光铠,腰悬雷光刀,神色冷厉,杀气凌冽。

    所有兵将,都有不俗修为在身,赫然是一群由修真者组成,而又纪律严明,上过战场,经过搏杀的军队。

    相对崇尚自由的修真者,却能组成军纪严明的部队,在整个神州浩土人族修真界都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这自然是大周皇朝闻名天下的神武军,此刻他们自山林中冲出,除了同僚以外,分明还押送了另外一些人。

    这些人看上去就普通许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修真者,更有凡人。

    俘虏中的修真者们,大多身上带伤,神色萎靡困顿,但是虽然落入敌手,却都目光坚毅,视线偶然扫过押送自己的大周兵将,更是隐隐流露出刻骨的仇恨。

    他们的外貌特征,也与大周皇朝南方一带百姓又或者南疆蛮族迥异,看上去更像是北方人。

    有神武军修士扭头冷冷看向俘虏们:“要得只是你们知道的事情,不需要你们的眼睛,现在这幅模样,是想我把你们的眼珠子先抠出来吗?”

    俘虏中一个明显是首领的大汉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他自己是完全不畏惧对方的,失手被擒,就已经不抱生还的打算。

    但是和他们一起被俘者,还有老弱妇孺,这些人的安危,他却不得不考虑,此刻逞一时意气,同大周修士硬顶,很可能让普通同胞受到牵连而遭殃。

    对方如果意图以之作要挟,迫他招供,他是决计不会妥协,但眼下。没有必要招祸。

    大汉视线扫过队伍里的年轻人,用目光制止了他们的冲动,一众俘虏们显然也没有曲解他的意思,看了看身旁的老人孩子。都强行按捺住仇恨与怒气,低下头,不再同那些大周修士对视。

    他们家国覆灭,一路漂泊辗转,既逃避追捕。又不断同大周修士搏杀,远比同龄人沉稳老练。

    更何况,眼下虽然不幸被俘,但也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

    众人坚信,有人会救他们脱险。

    一对夫妻靠在一起,艰难的相互扶持,妻子小心的怀抱一个孩子,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却唯恐有人伤了怀里的儿子。

    那是一个看上去虎头虎脑的男孩,这时缩在母亲的怀里。悄悄问道:“娘亲,会主他们会来救我们的对吗?”

    那女子轻声道:“小欢子不要怕,会主他们一定回来救我们的。”

    两人说话声音虽轻,但却如何能瞒过已经有练气修为在身的人?

    听见母子二人的交谈,一众大周神武军修士,都是相视而笑,他们正是要借这些俘虏做饵,好钓出更大的鱼,否则早就将这些人杀干净了。

    而在远方密林之中,有人正在观察他们的动静。不过只是远远缀着,确保不至于失了行踪,却也不好靠近,以免被发现。

    青年人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狠狠的锤了一下身旁的树干,然后捏碎一个传音晶石。

    “他们马上要出山了。”

    传音晶石的另一边,一个黑衣大汉听后,目光也是微微一凝,接着说道:“继续盯着,不要鲁莽。一切依会主之计行事。”

    结束了联络,黑衣大汉脸上一条伤疤微微抖动,但还是保持平静。

    他转身走出林子,却是来到一处悬崖之上。

    悬崖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颀长,青年模样的男子,一袭黑色劲装,面容阳刚俊朗。

    男子望着远方群山,整个人仿佛同山峦相合,高大身躯如同擎天山峰一般。

    他神色沉静,令人难以揣度其心中想法,只是此刻这个如山般的男子,却隐约流露出几分暮气,带着几分淡淡的迷茫,山峦仿佛也在这一刻动摇。

    但当感觉到有人靠近悬崖时,他身上的迷茫与暮气,便全然不见,令人感觉那仿佛只是个错觉。

    出现在别人面前的,仍然是往日那个为他们擎起一片天空,遮风挡雨的伟岸身躯。

    刀疤脸的黑衣大汉来到他身旁,轻声说道:“会主,周狗押着我们的同胞,马上出山。”

    黑衣青年点点头,沉稳的说道:“通知南华和红炎那里准备,我们出发了。”

    说罢,当先一步迈出,在空中飞遁,化作一道黑色流火,向远方飞去。

    是日,大周神武军,有心利用俘虏,布下陷阱埋伏,意图将雪风会一网打尽。

    但雪风会却在会主张烈的领导下,兵分两路,虚实相间的攻击下,不仅成功救人,更突围而出,让领兵的神武军将领丢尽了颜面。

    不过大周皇朝毕竟势大,一路追杀张烈等人,更有元婴期修士出动。

    张烈将众人托付给康南华,在康南华护送下退入古域大泽,张烈本人则挺身而出,引开追兵。

    古域大泽中,雪风会众人暂时占据一个据点,勉强安顿下来的同时,而言在焦急等待张烈的消息。

    一个白袍男子,此刻成为众人的主心骨,他看向那脸上留着一道刀疤的黑袍大汉:“标识可有留好?”

    黑袍大汉叹息一声,也是忧心忡忡:“康先生放心,我留好了。”

    白袍男子正是康南华,他闻言点了点头,现场众人中,也唯有他心境平稳,而在其身旁,则立着一个红衣少女,整个人仿佛被火焰包围一样。

    全身赤红色的劲装,红色的马靴,红色的披风,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的红发,和双瞳中跳动着的火焰。

    而此刻微微显得有些焦躁的她,更是仿佛烈火般躁动。

    黑袍大汉看了她一眼,摇摇头:“红炎,莫要妄动,相信会主。”

    面容五官还显得有些稚嫩,没有完全长开,但是稚气却已经完全褪尽的少女,紧抿着嘴唇:“我知道。”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喊声:“会主回来了!会主回来了!”

    红衣少女惊喜的欢呼一声,再按捺不住,飞身向外迎去,康南华和黑袍大汉,脸上也都由衷露出喜色,一同出去。

    很快,就见张烈迎面走来,一身黑色劲装上,染满了鲜血,脸色也苍白如纸,但背脊挺得笔直,面容坚毅沉静,不见丝毫异状。

    看到了他,在场众人焦躁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

    康南华微微一笑:“我去外面看看。”并非信不过张烈,而是此刻的张烈明显身受重伤,万一被强敌暗中跟上,他本人很难发现。

    向岳红风承诺过的事情,康南华便会尽心尽力做到最好。

    张烈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便是康南华不说,他也会主动请托,当即点头:“有劳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来到自己身旁的红衣少女,微微一笑:“不用担心,我回来了。”

    岳红炎抿着嘴唇,点点头:“周狗势大,我们可能稍后又要转移了,先快休养吧,康先生在外巡视,我来护法。”

    自小在逃亡搏杀,在血与火中成长,使得岳红炎便是此刻,说出口的话也首先与时局有关。

    但她双眸中的火焰,此刻分明已经熄灭,少见的温柔如水。

    张烈心中一暖,笑着点头:“放心,伤势虽重,但不致命,虽然恢复起来需要时间,但不是无法可想,也不用闭关,随时都可以转移。”

    “会主!”一个小男孩冲着跑到张烈跟前,一把扑进他怀里,惹得身后跟着的女子气急败坏:“小欢子你个皮猴,小心点!会主受伤了,你别闹他!”

    小欢子被母亲一吼,顿时吓得呆了,张烈却笑着向那女子摆了摆手:“无妨的,不要紧。”

    他看向怀里的小欢子,说道:“之前让你们受委屈了,没吓着吧?”

    小欢子大声说道:“本来很怕,但会主还有红炎姐姐,康先生,和大家来救我们的时候,就不怕了!”

    “我要快快长大,学本事,然后像红炎姐姐一样,跟在会主身后打周狗,保护爹爹、娘亲还有大家!”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张烈屈指弹了弹小欢子的脑门:“好!你的年纪也差不多了,等熬过这一波,我亲自传你道法!”

    小欢子顿时欢呼起来,手舞足蹈,他的母亲也连声向张烈道谢,既是谢过救命之恩,也是谢张烈愿意收小欢子为徒。

    众人见过礼之后,张烈毕竟有伤在身,便即入内疗伤。

    他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岳红炎,轻声说道:“此次疗伤无需闭关,可以随时转移,不过等到安定下来之后,我要闭关冲击元婴之境了。”

    “敌人势大,我们必须不断砥砺自身才是。”

    岳红炎用力点头:“我懂!”

    入了一件简陋的净室,张烈盘膝坐下,岳红炎在外面为他护法,净室中便只剩他一人。

    室内一片安静,良久之后,突然响起一声幽幽长叹。

    那挺直的背脊,这一刻仿佛不堪重负,隐约间微微有些弯曲。

    张烈睁开双眼,目光不再坚毅,混杂了许多其他东西。

    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之前面对众多大周皇朝强者的场面,这一次能成功突围摆脱追兵,活着回来,其实全靠运气。

    但好运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眷顾他。

    更何况,其他人不知道,他此刻如何不知,敌人的强大?

    现在面对的敌人围剿,对于敌人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啊……

    下一次,该如何是好,这样的日子,尽头又究竟在何处,希望在何处?